反修例運動一年 深度 國家安全法 反修例運動一年

流亡者鄭文傑:選擇這條路,是為了做自己,說人話

「什麼條件下回去?我想只有一個條件,就是這個政權產生系統性的改變。如果有一天我們回來,我們就會將民主自由帶回來。」


鄭文傑是香港永久居民,此前是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,去年8月曾被內地拘押15天,現在選擇留在英國。 攝:姚子由/端傳媒
鄭文傑是香港永久居民,此前是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,去年8月曾被內地拘押15天,現在選擇留在英國。 攝:姚子由/端傳媒

港區國安法的消息傳出之前,鄭文傑就下定決心,不回香港,不回中國了。

他今年29歲,曾任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。據鄭文傑講述,他去年8月在西九龍高鐵站內地口岸區被截停、押回深圳審問,並被迫簽下認罪文件。直到11月20日,他公開上述經歷,輿論沸騰。10天後,他和女朋友憑著英國發出的工作假期簽證,從台灣抵達倫敦,此刻正等待英國政府的政治庇護申請,如無意外,6月底就有結果。

疫情瀰漫全球,他近來一直困在倫敦家中,但只要說起未來的計劃,就非常興奮:他將發起一個港僑團體,服務在英國的香港人;他準備和流亡德國的黃台仰,身處華盛頓、去年七一佔領立法會的梁繼平,一同發起一個香港流亡者團體;更進一步,他計劃和一些人共同發起一個「影子議會」,成立一個有別於香港立法會的,「真正反映香港人聲音的」民意機構。

他說,這是他掙扎之後的決定,做一個流亡者,是艱難的,「最壞的情況,是預計一輩子的」。

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
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

已是端會員?請 登入賬號

端傳媒
深度時政報導

華爾街日報
實時財訊

全球端會員
智識社群

每週精選
專題推送

了解更多
反修例運動一年 國家安全法